從聖母峰基地營之旅,看臺灣觀光政策

俞百羽律師

今年農曆新年假期,筆者特地跑去尼泊爾登山,走頗負盛名的聖母峰基地營路線,這一段路程約需10天左右。原本以為冬天去走這一段路的人應該不多,沒想到人還不少,且大多均為歐美人士,途中相濡以沫,感觸良多。

這些歐美人士,有些是特別從歐美跑來,但有些本身則是在亞洲工作,適逢新年假期,就立馬飛來尼泊爾登山,我問他們有沒來過台灣,他們有些說因工作關係來過幾次,也依稀知道台灣有山,但有什麼山卻也說不上來,因此登山寧可「捨近求遠」跑去距離比較遠的尼泊爾,講到登山完全不會想到台灣!

隨著旅程的進行,走進尼泊爾山區,才發現這裡早已發展成國際級的登山健行路線,在海拔3千公尺、4千公尺,甚至5千公尺以上都自成一商域,有許多餐廳、商店、旅館,各國登山人士絡繹不絕,連韓國人都跑來尼泊爾山上開店,而尼泊爾政府也準備要提供整條登山路線的免費Wifi網路給登山客使用,如此積極作為,相信更能刺激該國觀光收入的成長。

反觀台灣,空有絕佳的高山峻嶺,超過3千公尺以上高山達263座,是東亞少見的多山地形。日本雖以富士山聞名,但全國超過3千公尺以上高山亦不到20座,台灣之多山地形實乃宣傳觀光健行之一大利多,惜政府卻未妥善規劃,反將觀光行銷的重心集中在所謂的「美食」、「燈會」、「古蹟」等,似本末倒置、有「以己之短,攻敵之長」之慮。

若要論古蹟,遠一點的歐洲,一堆城堡跟大教堂,充滿宗教歷史跟文化背景,近一點的吳哥窟,更是世界難得一見的文化遺產,台灣觀光行銷策略上若過度強調古蹟,要怎跟其他國家競爭?

論到美食跟燈會,則更是不可能作為觀光行銷的主要項目,因為沒有太多人會為了吃個東西而特別跑到他國去觀光,美食頂多只能是觀光的附加目的,而不能成為觀光的主要行銷標的。

但講到登山健行,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了,足以作為觀光的主要目的。尤以歐美人士,性喜自我挑戰與冒險,當台灣人一窩風喜歡跑去歐洲旅遊朝聖時,歐洲人反倒喜歡跑去偏遠國家登山健行,這或許也是文明的差別吧?但政府在觀光之行銷策略上,不重視台灣多山地形的利基,不「以己之長,攻敵之短」,卻反而將行銷重點擺在那些國外都有,而台灣並無明顯優勢的東西上。

若政府僅是以台灣本位主義的角度去思考觀光這件事,就算有所作為卻搞錯方向,又怎能有效刺激觀光產業?聖母峰基地營之所以能成為國際級觀光健行路線,除了政府的規劃外,更有賴民間的參與而能在健行沿線形成商域,吸引觀光客。反觀台灣的高山,3千公尺以上可能只有兩間山屋,設備短缺,供給不足,也沒Wifi網路可用,又怎能吸引到歐美觀光客來台灣登山?

是以筆者建議,政府應捨棄「台灣的山只有台灣人會登」的舊思維,而把握台灣多山地形之利,強力對外行銷「健行在台灣」,並就台灣百岳中,選取其中風景最美的5座,試行BOT模式,開放民間招商,逐步建立登山沿途之商域,以打造國際級的登山健行路線為目標,讓在亞洲工作的歐美人士,每逢短期休假,不必「捨近求遠」跑去尼泊爾,而就近來台灣即可登山,建立外籍登山客間之口碑,促使外國人來台登山而振興觀光產業。

尼泊爾能,台灣為何不能?端視政府是否能有宏觀格局,並切實執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