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8年,我曾經在人民大學法律系演講「吳天惠案」,講到高新武檢察官法辦司法院廳長,讓大陸同行對台灣的司法獨立性及「司法關說」的違法被法辦,感到印象深刻。也讓我自己對台灣的司法感到自豪。

沒想到22年之後,2010年台灣居然爆發台灣高等法院四名刑庭法官、庭長因收賄而被抓的事件,對我的「自豪」打擊不小,台灣仍有大幅改善的空間。基於22年的觀察與比較,我感覺大陸司法仍待進步的空間還是比較大,因此,對大陸司法提出下列建議:

  • 司法預算、人事權歸最高人民法院,擺脫地方,減少地方保護。台灣司法預算獨立。
  • 政法委書記由法院院長擔任,或者政法委書記不管法院,提高法官獨立。台灣則司法不受政黨的領導。
  • 提高法官待遇,要求法官廉潔。台灣的法官待遇是一般公務員的二倍,不會為小案貪污。
  • 提高律師、協會自律,刪除對律師刑事控訴之特別規定,尊重維權律師的人權。減少發生像李莊案。
  • 重新檢討經濟、金融方面關於過多死刑的刑法。近年來,最高人民法院收回對死刑的複核權,有「管理」的雙面意義。
  • 擴大台灣律師在大陸執業的業務範圍

公正、良善的司法制度是律師得以發展的前提,衷心地希望大陸能大幅地改良司法,讓13億人民享有公正、廉潔與為人民的司法,也讓台灣律師有在大陸執業的空間,並擴大執業的業務範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