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百羽律師

《團體協約法》第6

勞資雙方應本誠實信用原則,進行團體協約之協商;對於他方所提團體協約之協商,無正當理由者,不得拒絕。
勞資之一方於有協商資格之他方提出協商時,有下列情形之一,為無正當理由:
 一、對於他方提出合理適當之協商內容、時間、地點及進行方式,拒絕進行協商。
 二、未於六十日內針對協商書面通知提出對應方案,並進行協商。
 三、拒絕提供進行協商所必要之資料

勞動部103年勞裁字第8號裁決

爭點

相對人於1021128日第二次團體協商時,表示全部不同意申請人工會之團體協約草案內容、亦無必要繼續協商,及申請人工會於103117日再發函予相對人,請其安排第三次協商,相對人於60日內未予回應之行為,是否構成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1項之不當勞動行為?

勞動部見解

誠信協商義務宜解釋為:勞資雙方須傾聽對方之要求或主張,而且對於他方之合理適當的協商請求或主張,己方有提出具體性或積極性之回答、主張或對應方案,必要時有提出根據或必要資料之義務。

相對人於協商時,對申請人工會所提出之主張及要求,並未以誠信之態度對應之,反而是以極不友善的口氣回應,已難謂係以誠信之態度協商;且對申請人所提草案前三條雖有逐條討論,但自第4條起,未經逐條討論即表示全部均不同意;再於申請人詢問有無安排下一次討論之必要時,回覆稱:「無此必要,未來的事情可以交由法院處理。」更屬並未充分詳細說明其不能同意之理由及提示相關依據資料,即表示全部不同意申請人之要求。

再者,相對人之後更表示無再繼續協商之必要等情,相對人未盡誠信協商之義務,實甚顯然。核其行為已該當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2項第1款規定:「對於他方提出合理適當之協商內容、時間、地點及進行方式,拒絕進行協商。」而構成團體協約法之不當勞動行為

嗣後申請人復於103年1月17日發函相對人請其進行第三次協商,而相對人收受後,置之不理,迄今早逾60日未予任何回應,亦未提出任何對案,自亦屬未盡雇主誠信協商之義務。核其行為已該當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2項第2款規定:「未逾60日內針對協商書面通知提出對應方案,並進行協商。」亦構成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1項之不當勞動行為

簡評

雖雇主負有誠信協商義務,然所謂誠信協商並非指雇主有「全盤接受」工會所開出條件之義務,本件先前已協商過兩次,但仍未達成共識,是以工會再次提出第三次協商請求,只是雇主認為已經協商兩次都破局,再次協商若工會還是提出同樣條件即沒有必要浪費時間,所以請工會法院見,而被勞動部認定屬不當勞動行為。

只是本案實際上重點在於,雇主有無部分接受之義務?雖說誠信協商不代表有全盤接受的義務,那有沒有部分接受的義務?也就是說對於工會所開出之條件,雇主稍退一步,提出一個折衷的解決方案。

照勞動部的裁決,似乎是認為雇主依據《團體協約法》第6條要「提出對案」,也就是有部分接受的義務才叫「誠信協商」,就此似有未恰,筆者以為仍應視實際情況判定之,如工會所提出條件是否合理?雇主以目前經營狀況,得否在公司能夠存續的合理的基礎上予以調整?若一概認為雇主未提出折衷解決方案即屬不當勞動行為,以此類推,每次工會只要提出協商,不管所開條件合不合理,雇主即必須讓步,長此以往,恐將形成蠶食效應,不唯有礙勞資和諧,更添企業永續經營之難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