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全世界一起歡慶、迎接西元2019年到來之際,僅僅只是蔚理一名員工的我,也在俞律師的帶領之下前往雪山,完成了生命中第一次的登山挑戰。

或許是國人登山的風氣日增,身邊許多親友包括自己在內,幾乎都有喜歡登山的朋友,年紀從大學生到退休人士都有。除了敬佩他們生龍活虎的體能和積極挑戰的精神外,也一直很好奇登山這種吃力卻未必討好的活動,究竟有什麼魅力能讓他們如此趨之若鶩、不絕於途呢?

在好奇心的醞釀下,由是誕生出一探究竟的起心動念的,便是素有國內外登山經驗的俞律師所提議的跨年雪山員工旅遊。

於是,在2018年歲末的低溫中,我們背負著沉甸甸的行李,與其他登山團員一起搭車來到武陵登山口,先摸黑走到七卡山屋住第一晚,隔日在經過綿綿細雨和令人哭笑不得的哭笑坡雙重洗禮之下,順利登頂雪山的東峰後,再於三六九山屋的睡夢中度過了一個終生難忘的跨年。

跨年夜的子時甫過,清晨2時大夥便起身整裝,準備攻頂雪山主峰。在滿天星辰的陪伴下,隊伍亦步亦趨走過了碎石滿布的石瀑區和萬物沉寂的黑森林區後,終於在破曉時分來到了雪山著名的圈谷,一面仰望冰河消退餘留的壯觀美景,一面俯探雲霧繚繞間降臨的日出,大夥一個個都喜不自勝地拍照留念。

只可惜由於從圈谷到雪山主峰的路段更加險陡,此次行程的安排又必須在同一天內攻頂和下山,中間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。考慮到必須保留安全下山的體力,我只好忍痛放棄登頂主峰的念頭,在另一名嚮導的帶領下先撤回三六九山屋休息,待其他攻頂成功的團員們回來以後,再一起繞過東峰後沿原路下山,結束此次的登山行程。

回憶此次旅程,第一次登山的我之所以能夠順利抵達東峰和圈谷,並且平安下山返家,都要歸功於俞律師溫暖的陪伴和鼓勵。為了避免龜速前進的我走失迷路,不但一直配合我的速度跟在我的身後,因此只能走在隊伍的最末,一路上也不時幫我整裝、提醒我記得使用腹式呼吸法以及登山杖正確的使用方式,還鼓勵其他落後的團員。在他身上所看到支持同伴、濟弱扶傾的仁心俠義,堪稱此次旅程最美的景色,以及最珍貴的回憶。

尤其慶幸的是,俞律師沒有因為我的撤退而放棄登頂雪山主峰。在確保我有其他嚮導的照料後,他決心挑戰並且成為第一個攻頂、也是第一個回到山屋的團員,看到他們在主峰上拉開蔚理的紅布條,真的很開心也很感動。

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,在群翠圍繞的東峰頂時,特別地想念身在平地的家人,當下只希望能馬上回到家人的身邊。途中也有遇到其他登山團體的隊員摔落和扭傷待救援等事件,更讓人體會到生命安全並非純然只是自己的事情,因為世界之大,惟有家人是自身與這個世界最根本的連結。有如霍金的一句名言:「宇宙之所以有意義,因為它是你所愛之人的家」。

 

雪山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