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百羽律師

四明楊仲敬(簡)時主富陽簿,攝事臨安府中,始承教於先生。及反富陽,三月二十一日,先生過之,問:「如何是本心?」先生曰:「惻隱,仁之端也;羞惡,義之端也;辭讓,禮之端也;是非,智之端也。此即本心。」對曰:「簡兒時已曉得,畢竟如何本心?」凡數問,先生總不易其說,敬仲亦未省。偶有鬻扇者訟至於庭,敬仲斷其曲直訖,又問如初。先生曰:「聞適來斷扇訟,是者知其為是,非者知其為非,此即敬仲本心。」敬仲忽大覺,始北面納弟子禮。故敬仲每云:「簡發本心之問,先生舉是日扇訟是非答,簡忽省此心之無始末,忽省此心之無所不通。」…(陸九淵集,卷三十六,年譜,中華書局版,487~488頁)

陸九淵的心學與朱熹的理學,兩派理論交戰已久,若放在訴訟上如何印證?最近深有體悟,就稍微閒聊一下吧。

曾經有遇過些案子,差不多已經事證明確,開庭的時候法官也說看起來大概就是這樣,接下來把程序走完就好了,當事人心裡也想說安了,結果判決一出來,整個大逆轉,跟當初所預期的完全不一樣,怎麼會這樣?!

這就是陸九淵所云「是者知其為是,非者知其為非」。雖說打官司重客觀證據,然而官司之勝敗,往往繫於法官一念之間。雖然有時候一件案子依據客觀證據已足可認定事實,但法官也是人,只要是人,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往往難以為外人查知,甚至這種想法埋藏於潛意識中,沒有經過一些觸媒啟動,搞不好連自己都不知道。是以為何有些案子法官會突然轉念,或許即為「是者知其為是,非者知其為非」的本心發作,造成判決的髮夾彎,形成突襲性裁判,讓雙方當事人都嚇一跳,只不過,一邊是驚喜、一邊是錯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