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節想到「詛楚文」。

有秦嗣王,敢用吉玉瑄璧,使其宗祝邵鼛布忠,告於丕顯大神巫咸,以底楚王熊相之多罪。昔我先君穆公及楚成王,實戮力同心,兩邦若壹,絆以婚姻,袗以齊盟。曰:葉萬子孫,毋相為不利。親即丕顯大神巫咸而質焉。今楚王熊相康回無道,淫佚耽亂,宣侈競從,變輸盟制。內之則暴虐不辜,刑戮孕婦,幽刺親戚,拘圉其叔父,置諸冥室櫝棺之中;外之則冒改久心,不畏皇天上帝,及丕顯大神巫咸之光烈威神,而兼倍十八世之詛盟。率諸侯之兵,以臨加我,欲滅伐我社稷,伐滅我百姓,求蔑法皇天上帝及丕顯大神巫咸之卹。祠之以圭玉、犧牲,逑取我邊城新隍,及鄔、長、親,我不敢曰可。今又悉興其眾,張矜億怒,飾甲底兵,奮士盛師,以逼我邊競。 將欲復其兇跡,唯是秦邦之羸眾敝賦,鞹䩱棧輿,禮使介老,將之以自救也。繄應受皇天上帝及丕顯大神巫咸之幾靈德,賜克劑楚師,且複略我邊城。敢數楚王熊相之倍盟犯詛,箸諸石章,以盟大神之威神。

「詛楚文」,顧名思義就是詛咒楚國的文字,至於是誰詛咒的呢?依據上面的記載是秦國,本來是刻在石碑上的,到了北宋時期在開元寺附近被發現,甚至蘇東坡還有為「詛楚文」寫過文章如下:碑獲於開元寺土下,今在太守便廳。秦穆公葬於雍橐泉祈年觀下,今墓在開元寺之東南數十步,則寺豈祈年之故基耶?淮南王遷於蜀,至雍,道病卒,則雍非長安,此乃古雍也。

至於端午節為什麼要講到這個呢?

正是因為「詛楚文」作成的時間問題,雖然目前還是有爭議,但主要還是不脫在「秦惠文王」或「秦昭襄王」時兩種說法,而「秦惠文王」時,楚國剛好在位的是「楚懷王」,也就是將屈原流放那位君主。

屈原為何會被流放呢?主要是在於屈原主張的政策是「聯齊抗秦」,剛開始這個政策是被楚懷王所採納的,但是後來卻被秦國的外交能手張儀破壞,導致楚懷王改變想法,而屈原卻仍堅持要「聯齊抗秦」,楚懷王此時心意已變,自然越聽越煩,就把屈原流放了。

但是在「詛楚文」記載:「昔我先君穆公及楚成王,實戮力同心,兩邦若壹,絆以婚姻,袗以齊盟。曰:葉萬子孫,毋相為不利」。可看出從秦穆公時,秦楚兩國之間就已有政治聯姻的關係,這或許已是楚國長久以來的國策。

而屈原二十幾歲時就當到楚國的大官,是否因年輕氣盛,而力主改變楚國長久以來秦楚聯姻的國策,在西邊與秦國聯姻,在東邊與齊國同盟,而改用兩手策略,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屈原認為滿朝文武皆醉,唯其獨醒,滿朝都奸臣,就只有自己一個忠臣的講法,也就比較好解釋了,或許應說成:楚國滿朝幾乎都是主張承襲傳統外交策略,而屈原卻比較激進的主張兩手策略?

但是有一點還是無法解釋,就是楚懷王真的有那麼蠢嗎?

張儀說如果楚國斷絕與齊國的結盟,秦國就割讓六百里地給楚國,問題是張儀並非秦王,作為一名外交使節,有沒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決定割讓領土?就算張儀騙楚懷王說割讓土地之說是秦王授權,難道楚國都不需要什麼履約擔保?在沒有拿到土地之前,就先派人去罵齊王、和齊國終止盟約?

在以上的情境之下,或許只有一個解釋,可以說明楚懷王為何如此天真!

也就是如「詛楚文」所說,秦楚兩國十幾代以來都一向交好,所以才會導致楚懷王對秦國有局外人看來,如此難以置信的高度信任!但為何秦國卻突然變卦?從原本兩國彼此互信,變為坑殺楚懷王?

或許就是因為楚國有個激進派屈原,力主改變楚國傳統外交政策,而改採兩手策略,導致秦國覺得自己被背叛了,而亟思報復,這樣一來,前述「詛楚文」中,秦國怪楚國背信棄義的說法,就更說得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