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談這個問題之前,我們先來看一下外國公司的訴訟能力問題。在過去,依據公司法修正前第4條規定:「本法所稱外國公司,謂以營利為目的,依照外國法律組織登記,並經中華民國政府認許,在中華民國境內營業之公司」,外國公司在我國要打官司通常都要具有一定規模,否則為了要打官司還要經過一段認許程序,經主管機關確認外國公司於外國當地有合法登記後,並在我國辦理分公司之設立登記,且在我國有實際營業,主管機關才「例外」賦予外國公司權利主體地位,徒增訴訟成本,除非是訴訟標的金額較大,否則一般來說可能就摸摸鼻子認了,若要打官司在實務上也易被當作「非法人團體」來處理,而這有什麼差別嗎?

舉例而言,若外國公司權益遭本國人為刑事不法侵害,則外國公司在我國僅能以告發人地位向地檢署提告,若之後收到不起訴處分,無法像告訴人一樣向高檢署提起再議,若原不起訴處分有所不當,告發人等於沒了後續的救濟程序。外國公司連打個官司都要低人一等,我國對於外國法人權益的保障顯然未晉先進國家之林。過於著重國內之交易安全,而對外國公司的權益保障不周,又如何能促使人家來跟臺灣做生意?

如今,公司法第 4 條終於修正:「本法所稱外國公司,謂以營利為目的,依照外國法律組織登記之公司。外國公司,於法令限制內,與中華民國公司有同一之權利能力」。在明文規定外國公司之權利能力之同時,廢除了過去不合時宜之外國公司認許制,外國公司既然與本國公司具有同一之權利能力,自然亦有為訴訟當事人之能力,而不需要像過去被當成低人一等之「非法人團體」。

外國公司的訴訟能力問題既然解決了,那大陸地區的公司呢?是否應比照辦理?(待續)